镇纸

真花镇纸放在淘宝店的一个角落里,今天终于卖出了一块,收件人地址是某市开发区专家宿舍楼,想象中这位买家应该是位有书卷气的长者。

客服小妹居然不知道镇纸是干嘛用的。

前几天在一个淘宝店里拍了对黄花梨的镇纸,估计还有三天就能到手了。

今天我农历生日。

如果那对黄花梨镇纸如期拍到,就算自己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以前做生意积压了几万块钱的货,在北京处理了一大部分,还有一部分不远千里带到南方来,就有这箱镇纸。

其实它也是商品,只是有了镇纸的名字,我就觉得它不该是俗人所有,或者说压根不知道镇纸为何物的人所有。

倘若你懂,我愿意送。

倘若不懂,花钱我都不愿卖。

混迹红尘若干年,唉,别的事情没干好,还学会附庸风雅了。

毛笔字练了十年,断断续续,每到一个地方,笔墨纸砚肯定要备齐,字可不一定写。

偶尔半夜醒来,翻开枕边的多是【兰亭序】或【启功论书法】,在前人的墨迹中回味前尘。

在泰安读书时,路边淘到过一本破旧的欧阳中石书册,随身携带到阳谷,北京,这次南下,最终是丢失了。

还是在泰安,有天在岱庙后面逛,看到一对玉石的镇纸,色泽温润,那时真是没钱啊,可莫名的喜欢。上去问了句多少钱,看摊的小伙子开价25,我意外之极,但穷学生口袋里实在羞涩,还是想再努力还下几块。结果十多年来,我一直为这件事情后悔不已。在还价的时候,摊主回来了,小伙子问他能不能卖。老大爷像见了鬼似的,迅速把镇纸收回去。再次开口,价钱就是680了。我失望离去,花2块钱买了对石头的镇纸。

初中时候,去拜访周静老师,想跟他学书法。在他家里见到一对黄铜镇纸,沉沉稳稳的趴在大条几上。周静老师也曾教过我的父母,他多才多艺,性格开朗,为人幽默风趣,只是在这浊世中,一身傲气显得格格不入,虽有一身才华,但仕途并不如意。中学校长是他的同学,他教书几十年,还是一名普通音乐老师。

为了填补泰安的缺憾,在北京的百荣世贸商城我曾买过一对玉石的镇纸,15块钱,想来还是不如意的缘故,这次南下,没带在身边,找不到,也就这样了。

在深圳,重新捡起毛笔,又想找对镇纸。

起初的目标是对红酸枝的镇纸,90块,后来看到黄花梨那对,查了下资料,两种均为红木,属上等木材,但黄花梨还能入药。

那对竞拍的黄花梨颜色较淡,红酸枝则是浓浓的油红。

我喜欢淡的颜色。

心中默许,倘能如愿,这对黄花梨将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