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之行(一)

五一是姥姥的“五七”,这坚定了我回家看看的念头。

30日晚,我没有买到火车票,临时买了一张站台票混上列车,站了一晚上,上午7点钟在兖州下车。一路换了公交,客车,三轮,小巴…母亲打过几次电话问我到了哪里,她知道我想在当天上午和她一起去看姥姥。可时间一拖再拖,终久她在村头没有等到我,先去了蔡庄。我也没有回家,一路坐到姥姥所在村子。

小姨家的老二在村头上等着我,告诉我说都在姥姥坟上,等我呢。

顾不得一路的疲乏,急急忙忙步行到姥姥坟头所在的田地。

我以为事情过了一个多月,可以坦然面对姥姥的离去,可一脚踏进村头,微风夹杂着槐花的清香徐徐吹来,唤醒了尘封的记忆,我好像又回到了过去,带着欢快的心情,来看姥姥。

而事实上,我的脚步正迈向姥姥坟地的方向,而姥姥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一旦意识到脑海里的幻想和事实存在巨大的落差时,我不由得不悲痛起来。泪水再次溢出眼眶…

到了坟前,我双腿一软,跪倒在泥土里,凝视着眼前的一丘黄土,一路上想着的许多话,居然说不出口,也并没有像当初想像的那样会放声大哭。

心里只是感到莫大的悲凉,生死之隔,只有亲身体会了,才能了解其中的无奈和苦涩。

母亲开始祭奠,洒酒,点烟,夹菜….念叨着“娘,你吃口菜,你老人家一辈子会过,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现在跟俺爹团聚了,别恁会过了,喝口酒…”

二姨和小姨也低首对着姥姥的坟头唠叨,把带来的烧鸡撕下几块肉来,埋在坟前的土里。

我流着泪,神思恍惚,一时间不知道身在何处。觉得天下虽大,可姥姥走了,身上就像少了根骨头,空空落落,无所倚靠…

忽然听到母亲叫我,抬头看去,祭奠的物品已经收拾起来,准备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经过姥姥的院子。几所老屋除了一间堂屋摇摇欲倒,其它的都拆了。偌大个院子,显的更加空了。这块地基将来是要给小姨的家孩子盖房用的。院里有几颗柿子树,枝干挺拔,绿叶葱葱,在正午的阳光下显得生机盎然。我突然有所领悟,转头问小姨,这都是我姥姥栽的吧?小姨说是,又兴致勃勃地指给我看枝上的花骨朵,将来不知道得结多少柿子呢。不过也留不住,小孩子不等熟呢,就给摘光了。

我清楚记得姥爷和姥姥都是非常喜欢小孩子的,邻居家的孩子,跟父母要不到钱买笔和本子,就跑到我姥爷面前,叫三老爷,要钱买笔和本子。姥爷就笑呤呤的给了…

中午在小姨家吃饭。

她家屋前屋后都有槐树,枝头上面开满了槐花,开的极其疯狂,如雪落满头,把树叶都给挡了下去。

我知道它们的寿命并不长,几天后,就会迅速老去,变黄枯萎,有风吹来,就如雨般雪般飘落一地碾落成泥了。

可是,在它们还在枝头盛开的时候,依然毫不吝啬地挥洒香气,一往无前的展示生命的美好和灿烂。

姥姥,槐花的清香,你也闻到了吧?

槐花的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