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郑智化的歌

看到郑智化这两天上了新闻,就又想起他的歌来,想起一段岁月。

大概是初中阶段,晚自习下课后,我们几个同路的小哥们儿,在放学的路上,一起大声唱着他的歌回家。

有时大家合唱,曲目有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抬头的一片天,是抬头的一片天,是男儿的一片天,曾经在满天的星光下做梦的少年,不知道天多高,不知道海多远,却发誓要带着你远走到海角天边…..“

歌声响彻一条长街,惹起若干狗的不满,狂吠不止。

我们几个昂首挺胸,大步向前,继续歌唱。

经常有些愤怒的狗忍受不了这种折磨,不知天高地厚,呲着一嘴白牙,象追星一样狂追我们;

结果就是被我们随手捡起街边的砖头,反追过去,把狗逼进大水坑,几乎要疯为止。

有时,我独唱。
偏爱的是《麻花辫子》还有《你的生日》。
前者我喜欢它讲述了一个背叛、诺言与爱情的故事

你那美丽的麻花辫
缠那缠住我心田
叫我日夜地想念
那段天真的童年
你在编织着麻花辫
你在编织着诺言
你说长大的那一天
要我解开那麻花辫
你幸福的笑容像糖那么甜
不知美梦总难圆
几番风雨吹断姻缘的线
人已去梦已遥远
你那散落的长发在梦里出现
回过头含泪的眼
任凭风雨吹断姻缘的线
天变地变心不变
是谁解开了麻花辫
是谁违背了诺言
谁让不经事的脸
转眼沧桑的容颜“

后者同样有句歌词让我印象最为深刻”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 别在意生日怎么过”

20岁之后,我喜欢他的[大国民],和[游戏人间]。

站在30与20的分界线上,终日投身于工作,奔波于大都市的交通路线上,在生存和理想的矛盾之间逐渐安静下来的时候,我以为我已经忘记那些歌。

可是突然看到郑的消息,最先浮现脑海的竟然还是他的歌。
《中产阶级》和《蜗牛的家》

我的包袱很重 我的肩膀很痛
我扛着面子流浪在人群之中
我的眼光很高 我的力量很小
我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偷偷跌倒
我的床铺很大 我却从没睡好
我害怕过了一夜就被世界遗忘
我的欲望很多 我的薪水很少
我在首都的马路上迷失了我的脚
没有人在乎我这些烦恼
每个人只在乎他的荷包
……
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
找不到我的家
在人来人往的拥挤街道
浪迹天涯
我身上背着重重的壳
努力往上爬
却永永远远跟不上
飞涨的房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