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也做了一次粉丝

秦海璐来做访谈的时候,从我身体右侧3米外经过,穿着红色白条的上衣,小巧的身材安安静静的走过。那一刹那,我不知道是她,可我在转头时看到她的脸庞,感觉这个人好熟悉。

在知道是她后,我起个呢称“榴莲飘飘”,在网站上通过视频看与我一墙之隔的她。我连续打出“你喜欢吃榴莲吗?”“你喜欢吃榴莲吗?”“你喜欢吃榴莲吗?”……
做为一个地道的北方人,我对南方所谓的“水果之王”并没有多大兴趣,可是当我看过榴莲飘飘的DVD后,我对榴莲产生了莫名的感觉,所以五一珠海之行,不远千里背了个大榴莲回来。然而同居的哥们儿并不捧场,每个人吃了一两口,就争先恐后去刷牙了。

我在QQ上跟毛毛羊说,你知道谁是秦海璐吗?
她呲着小白牙说,不知道
我说,我看过她演的一部电影,榴莲飘飘,一举成名。 现在访谈室
哦,你想一会与她合照?
我流着口水,眼睛变成两个小红心脏形状,是啊是啊
很漂亮吗?那你一会去和她合影吧,现在是林白在主持吗?我跟他说一声。
这丫头,吹牛不用打草稿!可我喜欢配合别人吹牛。
啊,太激动了。真的行吗?上班时间,我只能发个痛哭流涕的头像表示我无以言表的激动。
等我问问林白,他经常一边采访一边QQ跟我聊天
啊!!有戏。
不知道他理不理我啊,我告诉他了,这个女的不漂亮啊,你这么喜欢啊?
我喜欢这样清清爽爽的女孩子。就象吴倩莲那样。这是我的真心话。
恩,是长的挺像的
……
之后,我就继续埋头工作了
…..

一会儿,毛毛羊突然跑过来说,快起来去合影了,你不是想和秦海璐合影吗?边说边推我向访谈室走。
是真的吗?你不要骗我啊。

当我进去后,看到秦海璐在灯下的模样,很真实,一下子又和电影中的她联系不起来了。
那一阵儿,我突然遗失了来这儿的理由。
白狼提醒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呆呆的说,我叫..,我做..的。
我不敢正视她,只注意到她一直在微笑。站到她身边时,我想起了我来这儿的理由,“我看过你的榴莲飘飘”..我听到她说,谢谢。白狼在一边说,你很幸运啊,我都没有看过。我咽下后半句话,是TMD盗版碟。
拍完相片后,我点点头说谢谢就开溜了。

重新坐下来面对电脑上的秦海璐,好象她离我很近了。
我还忘了告诉她,我也是山东人。

附:
出乎意料地好看。最特别亦是最值得欣赏的地方是,陈果不单只是写一位从大陆来的妓女如何在香港接客的那些「经历」,他在电影下半部还深入地描写小燕在返回家乡之後的那些「新生活」的种种片段。尤其是在友情这方面最为出色,简单直接自然。

它没有刻意卖弄色情,接客的那几场戏点到即止。它旨在纯粹展露一位在香港钵兰街当妓女的内地姑娘的生活剪影;食,等,造,睡。一天不段重覆又重覆的动作,是生活,也是为了生活。

回家後,她和丈夫正在申请离婚,原来是因为丈夫在舞厅赚钱不多,一段破裂的婚姻令她决意到香港「掘金」¨¨¨跟著摆几围酒宴招呼亲朋,亲朋戚友认为她「光宗耀祖」,羡慕不已,希望多多关照,想著要学她一样南下发「寻金梦」¨¨¨可是,又有谁知道她那三个月如炼狱般的生活是如何牢牢的在她身上烫下一条又一条的疮疤?¨¨¨然後和朋友聚旧畅谈,大伙儿走到以前一起练习的场地怀缅一番,又走到火车轨上细说当年兼开怀大唱。原来大家都正在为自己的生活和理想忙碌著奋斗著。朋友一句「在我们之中,还是小燕最好」,真是哑子吃黄连,无言以对。同时自己也开始替自己的「新生活」打算,租店做小生意,跟著又不希望表妹重蹈自己的覆辙,可是太迟了¨¨¨阻不了。满怀希望地一心可以找到新生活¨¨¨是希望吗?

唯一值得回忆的,可算是她认识了阿芬。因为《细路祥》,出了一个内地小女孩阿芬。阿芬一家人一心想一起在香港生活,当中的生活点滴令人会心微笑,生日食榴连那段非常精彩,真情流露。为了一家四口有安稳的生活,母女们只有偷偷摸摸地在後巷洗碗。大家同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大家也同是为了有更好的生活,纵使方式不同,但也算是找到共鸣。因为榴连,把她们的关系拉近了;因为榴连,把相隔两地的她们连系著;因为榴连,把她们在钵兰街的那段连海洋公园也没机会去的回忆再次活生生地展现在她们的眼前。

正是严寒的家乡,一片有著无数车痕的雪地,一场又一场白茫茫的雪景,是悲凉,是苦涩。此时吃著从深圳寄来的榴连,只有百般滋味在心头¨¨¨这样的为了生活而那样生活,值得吗?

这口榴连,吃得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