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我的乡亲们不会被“自愿过桥”

5月11日南方都市报A30版【声音】有这么一段:

四川通江县的沙溪大桥,平坦的地方只有两侧20多厘米宽的石头边沿,没有护栏,被称为“最牛烂尾桥”。据悉,沙溪大桥1992年开始修建,1995年通车,两年后被鉴定为危桥。面对重修的巨额资金制品,沙溪镇政府表示很为难。在被问到多位村民坠亡事故时,该镇人大主席团副主席称”系村民自愿过桥所致

今天深圳最低气温23度,读到这段文字后,我心底依然感到冰凉。

在这位官员的眼里,百姓命如草芥。

他的意思,我们当然懂得:政府已经鉴定为危桥,你们还非要过,结果掉下去摔死了,这不能怪政府,是你们自愿过的呀。

我心情的悲凉不止于此,我的家乡同样有两座已经鉴定为危桥的桥。

一、苏河桥

老李寨村东头的这座桥,连接着老李寨村和村里主要的农田“东地”,同时也是分布在苏河东南方向的村子与司马镇之间的要道。

老李寨的村民们下东地耕作,必需经过,东地是老李寨的重要农田,是村民的的工作场所,春种夏灌秋收都得去。

就这么重要的一座桥,春节回家时,听父亲讲,它已经被鉴定为危桥,禁止机动车经过。


二、东鱼河桥

东鱼河在远些时候也叫红卫河。

这座桥位于司马镇正南方向的交通要道上,旁边就是东鱼河橡胶坝,目前同样被鉴定为危桥。



这些危桥,鉴定危桥的专家们不需要过,父母官可能也不需要过。

但是,百姓的日子得过,桥也必须得过,百姓们没有能力从河面上飞过去,它是危桥又如何?百姓不走危桥无路可走,当然是“自愿”所致!不过这个“自愿”是“被”字辈的。

鉴定出危桥只是工作的开始,不是结束。百姓们需要的是一座结实的桥,安全的桥,不是一句“这是危桥”的空话。

但愿我的乡亲们能早日用上安全结实的桥,不要让沙溪大桥的悲剧重现,不要被“自愿过桥”!!!

回家之微机决定婚否(下)

下篇   再去阳谷

悲剧之所以为悲剧,因为事先没有预料到。
次日清晨,我拿出迁入手续看看,打算去公安局户籍科办理落户手续,却如遭雷击。在婚姻状态一栏里,清清楚楚写着两个字“已婚”。
一下子傻眼了。虽不是处男,可怎么就已婚了呢??
残存一线希望,去迁入地户籍科询问,能不能变更?工作人员很客气“未婚变更已婚好改,拿结婚证就行,已婚改未婚,咱们这边改不了。你还得找原户籍所在地。”在我再三要求下,答应在内部的人口信息网查询,看电脑中保存的数据是不是未婚,这样就能找到变更的依据了,也许只是打印错了呢。
费了很大很大的劲儿,感觉都到中午饭时间了,电脑上才反馈回我的户籍信息,上面也是清清楚楚,两个字“已婚”。
欲哭无泪啊!!!

思考一番,还得再去阳谷,来回三百三十公里,真想杀了阳谷管户籍的女科长。
再度驱车出发,已经上午9点多钟,这回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正好是中午时分,派出所户籍科大门紧闭,问下小门卫,答复下午三点上班。
无奈,再进城逛逛吧。
去县城影院停车休息一阵,在旁边的小馆吃饭。
羊肉汤,5块钱一碗,免费续白汤。手工饼,卷鸡蛋和小葱,两块钱一张。
我们俩两碗汤,八张饼,吃的满满当当。
在影院广场前逛逛,有几个书摊还在,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书也不少,几个摊看下来,保证你找不到一本正版书。我曾经在这里买过一套【姑妄言】,制作质量可与正版媲美。
选了本【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原价66块,这里只要12块,除了封面的纸质略差些,其它都好。

到县城边缘地带的路边找处荫凉地儿停车,让姐夫睡个午觉,昨天回来后,晚上又接一活儿到商丘,半宿没睡。
我坐在马路边上看【哈利波特】。

时至下午2点半,赶往博济桥派出所。
还不错,居然提前上班了,真感动啊。大厅里有几个人在办事。
我凑上前,插空说明来意。
女科长不慌不忙,轻抬臻首,打量我一眼,问道,你今年多大了?该结婚了呀。
我又气又急,可我不是还没结嘛。
女科长轻笑,从微机打印出来你就是已婚的。
我说微机里的数据谁录的啊,01年就离开这里了,那时候我还没到法定结婚年纪。这中间谁给改的啊?
女科长说你问我,我问谁啊,石门宋派出所的合到这里来,我们还不愿意接呢。
我说,好好好,现在事实情况是,我没有结婚,这个情况是错误的,请你给我纠正过来。
女科长微愠,跟你说了,微机就这么默认的。
我说,微机也是人操作的吧,难道微机还有自己意识,能自己判断用户已婚未婚?
女科长说,你这人,跟你说不清楚。
我立,那你说怎么才能给改过来吧。
女科长说,单位开证明。
MD,又是老一套。我说,我01年离开单位,7年后让单位来证明我未婚?
女科长打官腔,说什么单位是基层管理部门,也是你的一级主管什么什么的…
看我不动地儿,说要不你去民政局开也行,
转过身去,不再理我了。
还有几个办事的也推我,多半认为我无理取闹。让你开证明就去开呗,哪来这么多疑问啊,户籍上的事情,还是人家明白。

出了大厅,权衡一下,还是去单位吧,虽说让单位有点为难,毕竟是熟人好办事。
去民政局万一再遇上这种混蛋耽误半天,今天就算泡汤了。

再次回到中石,校友Z还在忙碌,我匆忙打个招呼,自己真奔办公室,姓潘的女同事在睡午觉,我十分不好意思的叫醒她,说下来意。她起身坐在电脑前,略微思索,一份证明转眼打出来了。
“兹证明我单位李冰同志,至今未婚。”下面盖上公章。
我很感激的表示了谢意,匆匆再往县城里赶。

再次回去,交上证明,女科长脸色也不怎么好看,抓过来一看,再接过迁出手续,用签字笔涂改了下,然后在涂改的位置盖上公章。
我仔细看下,确认是未婚了。
闪人。

算搞定,一路飞驰离开阳谷。
到了黄河浮桥,下车在桥上站了一会儿,看黄河水滚滚东逝,一腔怒火才算消失。

这就是微机决定我婚姻状况的经历。

回家之微机决定婚否(上)

上篇  去阳谷

如题,是我这次回家所遭遇最荒唐的事情。
前文说到我在本县办完准迁证之后,接下来去户口所在地提取户口。
次日天刚刚亮,4点钟左右,我们开车出发。
多年不回,路都生疏了,只是到了黄河浮桥收费处,几张苍老的面孔依稀有些印象,至于是不是9年前那些人,已经完全分辨不出。

金乡到阳谷
金乡到阳谷

进了阳谷县城,是上午10多钟,一边问询路人,一边搜索记忆中的碎片,相互拼凑成一幅地图,总算找到了当年的单位,和它隔条马种的石门宋派出所。
沿着鱼塘,一路抵达遮掩在几个工厂之间的派出所大院,人迹全无,只有轰隆作响的机器声音从周边传出。循音过去,一所大铁门,门旁拴条大狗,懒洋洋的没有要向我打招呼的意向,我继续走进去,在车间里看到几个年青人在忙碌,我问派出所的去向,只听说搬到县城了,没人知道详细去向。

我们往县城方向前进,路上灵感一动,打110查询石门宋派出所的去向,接话员迅速回应了我的问题,她知道,但是说不清楚怎么才能让我到那里,一着急,她放弃了普通话,用阳谷话讲起来。

“合到博济桥派出所了,可我知不道给你说咋去”。
我表示理解,告诉我准确的地名就可以了。总算有进展。

又找路人询问,曲折前行,在一块新开发区那里,看到了蓝底白字的公安颜色。
进大厅,说明来意,先“购买”了一份户籍证明,5块。作为补充材料交给迁入地的户籍部门。
再持准迁证,提取户口。
工作人员不给,向我要户口本。
我解释,一直没有给过,只有身份证。
态度很坚决,不行。
我提醒,石门宋派出所交接材料时,应该有记录,户口本发没发的记录。
表情冷酷,不知道,没有,你找石门宋派出所的开个证明吧。
一股火气腾的就窜到心口,明知道石门宋派出所都撤了,我找哪个开证明?
那找你们单位去开证明。
我,离开单位7年了,人事变迁,沧海桑田的,还有谁能为我证明?!!你们混蛋!
嘟噜几句而已,忍气吞声吧,兄弟。我给自己说。
本来不想去旧单位的,生怕睹物思人,回想一年多青春大好时光白白洒在这里,心里难受。到头来还是难免这一遭。

再回头,一路风尘滚滚,杀回中石药业有限公司大门。
熟悉的办公楼。
正想进入行政办公室,看到一陌生女孩过来,我询问硕果仅存的一位女校友z的名字,当年就她嫁在当地,留在单位了。
告诉我z现在供应科,并指明方向。
进入供应科办公室,看到Z正忙碌,走到近前,叫她的名字。
她抬起头,看见我,叫出我的名字。
一脸意外的惊喜,7年不见,她身材依旧苗条,唯有秀丽的脸庞被岁月留下些许痕迹。

我说明来意,她断然放下手里的事情,带我去办公室。
负责办公室的女孩也是当年的旧同事,本地人,嫁给了陕西过来的一名大学生,如今已为人母。
态度很热情,很快帮我打印出来,盖上公章。
事情办完了,Z提出中午请我吃个饭,我说好吧,我先去县城,办完事,快下班时过来接你们。

出示证明后,顺利拿到迁出手续,5块钱。
看看时间还早,去阳谷人才市场,想把档案一块拿着。
值班的年轻人,迟迟找不到。另外一位负责人不在,要我下午上班再来,我问几点?他说三点,我很吃惊,你们中午休息3个小时?他用肯定的眼神点点头。
另外,他说,没有档案接收单位的调档信函,是不能把档案给你的。
我心想,得,我没单位,你们非要拿着,就搁你们这里吧。

期间接到z的电话,说家里有事情不能一起吃饭了。
原意是借她请吃饭这个理由,我把帐付了,算是对校友的帮助表示一下谢意。

事情既已办完。可以放松了。在县城里转了一圈,看看狮子楼,仿古街,以前住过的员工宿舍,经常去打篮球的中学,曾经租书的一个书店没了,有个网吧也没了。
找到7年前的一个大排档,面目一新。现在叫酒楼了,以前的小吃还在。

鸡蛋韭菜饼,2元一张,丸子汤,1块5一碗,大碗牛肉拉面,5块一碗,小碗3块5。所谓的小碗是城时的大碗,大碗是海碗。

油煎鸡蛋饼,两块钱一大张
油煎鸡蛋饼,两块钱一大张
丸子汤,一块五一碗
丸子汤,一块五一碗

两人吃饱喝足,不过十多块钱。

休息片刻,到附近的商店买了两箱景阳岗2号,两箱炊饼。
看看时间尚早,决定带陪我出行的姐夫去传说中的景阳岗看看。

从阳谷县城往正东方向出发,一路直行,驱车16公里到达。
当年的景阳岗不知道是怎样了,目前的景阳岗完全是由人工堆起的一个小土山和一个人工湖组成,土山上的树和草没有修饰,刻意营造一种“野树荒山”的氛围,有些猴子,有头老虎,山神庙据说是旧址,养了几个外来的道士,见我们就夸“我见施主龙行虎步,神态非凡,一幅英雄气概。施主为家人求几柱平安香吧…”边说边把香往手里塞,我很厌恶,我们家人很平安,你自己留着烧吧。还纠缠不休,我一瞪眼睛,阳谷话就出来了“咋着,还没完了?”
道士见势不妙让开了。

三碗不过岗三碗不过岗

武松打虎处石碑
武松打虎处石碑
武松庙
武松庙
古风犹存前纪念
古风犹存前纪念

拿手机拍了些相片,一圈转完,太阳西下, 驱车回去。

上半篇完全没有提到主题,请继续阅读,核心内容将在下半篇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