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我的乡亲们不会被“自愿过桥”

5月11日南方都市报A30版【声音】有这么一段:

四川通江县的沙溪大桥,平坦的地方只有两侧20多厘米宽的石头边沿,没有护栏,被称为“最牛烂尾桥”。据悉,沙溪大桥1992年开始修建,1995年通车,两年后被鉴定为危桥。面对重修的巨额资金制品,沙溪镇政府表示很为难。在被问到多位村民坠亡事故时,该镇人大主席团副主席称”系村民自愿过桥所致

今天深圳最低气温23度,读到这段文字后,我心底依然感到冰凉。

在这位官员的眼里,百姓命如草芥。

他的意思,我们当然懂得:政府已经鉴定为危桥,你们还非要过,结果掉下去摔死了,这不能怪政府,是你们自愿过的呀。

我心情的悲凉不止于此,我的家乡同样有两座已经鉴定为危桥的桥。

一、苏河桥

老李寨村东头的这座桥,连接着老李寨村和村里主要的农田“东地”,同时也是分布在苏河东南方向的村子与司马镇之间的要道。

老李寨的村民们下东地耕作,必需经过,东地是老李寨的重要农田,是村民的的工作场所,春种夏灌秋收都得去。

就这么重要的一座桥,春节回家时,听父亲讲,它已经被鉴定为危桥,禁止机动车经过。


二、东鱼河桥

东鱼河在远些时候也叫红卫河。

这座桥位于司马镇正南方向的交通要道上,旁边就是东鱼河橡胶坝,目前同样被鉴定为危桥。



这些危桥,鉴定危桥的专家们不需要过,父母官可能也不需要过。

但是,百姓的日子得过,桥也必须得过,百姓们没有能力从河面上飞过去,它是危桥又如何?百姓不走危桥无路可走,当然是“自愿”所致!不过这个“自愿”是“被”字辈的。

鉴定出危桥只是工作的开始,不是结束。百姓们需要的是一座结实的桥,安全的桥,不是一句“这是危桥”的空话。

但愿我的乡亲们能早日用上安全结实的桥,不要让沙溪大桥的悲剧重现,不要被“自愿过桥”!!!

是谁“黑”了你,东鱼河

关于东鱼河被“黑”的报道,在09年6月份就有

继续在网上查找东鱼河的资料,才发现,东鱼河被污染并非一朝一夕,早在09年6月30日,齐鲁晚报就有报道【黑水流过,河道漂满死鱼   事发济宁鱼台、金乡四村庄,共造成死鱼7万多公斤,当地环保部门已介入调查】。

还有不到一个月,这些鱼就该上市了本报济宁6月29日讯29日,鱼台县、金乡县的部分村民打进本报热线电话称,从28日早上开始,他们养殖在小苏河里的鱼,在一阵黑水过后开始大面积死亡,涉及4个村庄的 60余户村民,造成损失30余万元。
29日上午,记者赶到小苏河鱼台李阁镇段。在杨庄村段的小苏河岸边,就闻到一股恶臭味,记者在河两岸发现大片的死鱼,有的已经被村民装成袋准备掩埋,河道内也漂着大片的死鱼,让人触目惊心。村民王增启告诉记者,28日8点多,发现河道内出现大量的黑水,在随后的一个多小时内,鱼开始大量死亡。王增启告诉记者,他和另外6户村民在350余米长的河道内放养了4万元的鱼苗,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上市了,现在一下子就死掉2万多公斤,实在让人心疼。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此次像王增启这样遭遇的村民涉及鱼台县李阁镇的杨庄村、王庄村、李集村以及金乡县化雨乡的前白村4个村庄,共有 60余户养殖户。初步统计,此次共造成死鱼7万多公斤,养殖户共计损失30余万元
29 日下午,记者来到金乡县环保局。该局一位姓葛的工作人员表示,当日他们也接到村民的投诉,并且已经派人赶到现场进行了察看。根据水质检测得出初步结论,死鱼的原因是小苏河的水质受到上游东鱼河河水的污染造成的,具体的报告要等24小时后才能出来。但是东鱼河金乡司马至化雨段并没有污染源,因此此次污染是由东鱼河上游传来的。目前,金乡县环保局已经将情况上报至济宁市环保局
随后,记者从济宁市水利、渔政等部门获悉,小苏河属于泄洪河道,原则上并不提倡村民在泄洪河道内搞养殖,但是也没有明文规定禁止养殖,是管理上的一个盲点。至于养殖户的损失,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补偿问题还是一个未知数。

从报道中可以得知,百姓往上反映了,媒体也关注了,政府也知道了,并向上级报告了。

东鱼河资料

山东省西南部最大的人工河流。为调整南四湖以西地区水系及防洪排涝,于1967~1969年开挖,曾称红卫河。西起菏泽地区的东明县刘楼,东流荷泽、曹县、定陶、成武、单县等县市及济宁市属金乡县,于鱼台县城东部的西姚入昭阳湖

山东菏泽:济宁“死鱼事件”与我市无关

报告中说“东鱼河金乡司马至化雨段并没有污染源”,那么金乡的上游就是单县,单县和金乡挨着,按常理讲,这事儿得找荷泽,单县归荷泽。

金乡县鸡黍集镇石佛村村民曾昭允在东鱼河徐寨闸附近捕鱼近日,记者在东鱼河单县徐寨闸采访时,单县环保局负责人表示,济宁日前发生的死鱼事件与我市没有关系

日前,有媒体报道:济宁市鱼台县、金乡县部分村民养殖在小苏河里的鱼,在一阵黑水过后大面积死亡,造成损失30余万元。金乡县环保局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说,死鱼的原因是小苏河的水质受到上游东鱼河河水污染,东鱼河金乡段没有污染源,据此认定此次污染是由东鱼河上游传来的。

7月16日下午,记者在东鱼河单县徐寨闸附近看到,不少群众在闸下捕鱼。金乡县鸡黍集镇石佛村村民曾昭允告诉记者,他经常在这里捕鱼,没见到黑水和死鱼的任何迹象

菏泽市环保局环境监测中心主任张勤勋告诉记者,东鱼河徐寨闸有省环保厅设立的水质自动监测站,通过自动监控系统24小时监控该处水质。该系统与省、市环境监测中心联网,检测数据随时可查。检测数据显示,东鱼河徐寨闸附近水质符合国家四类水标准,完全可以用来灌溉和养殖;最近,东鱼河水质未见异常。

据了解,东鱼河是山东省西南部最大的人工河流,西起我市东明县刘楼,向东流经牡丹区、曹县、定陶、成武、单县,再经济宁市的金乡县、鱼台县,最后注入南四湖。该河是济宁境内小苏河的上游。

单县环保局局长张建华表示,东鱼河在徐寨闸以下1.5公里进入济宁金乡,进入济宁之前的这1.5公里没有任何排污口,因此,济宁“死鱼事件”与我市无关

结尾

事情到此变得扑朔迷离了,被污染的金乡段说污染来自上游,上游河段的单县环保局表示“与我市无关”,那跟谁有关呢?跟百姓有关!

东鱼河全长也就170多公里,逐段排查还找不到?

6月份报道,7月份单县方面有结果,转眼间半年多了,事情的结果怎么样呢?

2010年春节,我看到的东鱼河水还是黑漆漆一团,全无生气。

东鱼河,是谁黑了你?

东鱼河,我不是记者

东鱼河以前并不叫东鱼河,叫红卫河,很明显,这是特定年代留下的烙印。

我们一直叫它红卫河,自小如此,自没铺公路就是如此,时隔多年后我也习惯叫它红卫河。

我小时候,从老李寨去蔡庄我姥姥家,必经红卫河。

小时候步行,路途如此遥远,以至于走到姥姥家时,棉袄棉裤都湿了;

再大些,会骑自行车,骑着那辆古老的泰山牌自行车,我人小骑不上大杠,只能从下面掏腿骑着;

上了初中,一路驾轻就熟,轻轻松松就到姥姥家了;

姥姥知道我爱吃手擀面,迈了小脚,颤颤巍巍和面给我擀面条,姥爷喜欢让我读评书给他听,像七侠五义,薛丁山征东等等。

小姨夫年轻爱玩,带我去打鸟捕兔,下河捉鱼。

蔡庄有我几个小时好朋友,如今也沧桑满面,为人夫或为人父。

2010年春节,我去姥姥家,姥姥和姥爷已经不在了。

去看望小姨。

已经是危桥的东鱼河桥

妈妈先去,我10点多从温暖的被窝中挣扎出来,骑车去蔡庄。

途经红卫河,我停下来,拿出D700s,拍摄破桥、橡胶坝、河堤、河水、行人、枯树、田野…

有个老人手提烧鸡从我身边经过,他打量着我,片刻的犹豫,他走近过来“你是拍这个污染的河水吧?”

瞬间我明白了什么,脸有点发烧。

我说“我拍下景物”。

老人有掩盖不住的失望,补充说“唉,这条河,被污染的不成样了”。

我想安慰他“我不是记者…我能把照片发到网上,但能起到多大作用就不好说”。

那一会儿,我真希望我就是个记者。

老人又说“往上面反映过几次,也没人管”

东鱼河济宁渔业用水区:

经省人民政府批准,东鱼河从连店至入南四湖湖口,划定为山东省水功能二级区,全长39公里,水质保护目标为III类水水质标准,开发利用活动,不得影响开发利用区及相邻水功能区的使用功能。具体水质目标按水功能二级区分类分别执行相应的水质标准。

山东省济宁市水利局

2007年10月

那么,III类水水质的标准是什么?

Ⅲ类:主要适用于集中式生活饮用水地表水源地二级保护区、鱼虾类越冬场、洄游通道、水产养殖区等渔业水域及 游泳区。

红卫河的水,仅仅通过目测就能够看出,水色发黑,水中几乎没有生物活动的痕迹。

毫无生机的东鱼河水

我记忆中的红卫河不是这个样子,那时的红卫河水清澈,站在桥上,能够看到水面下的水草,和欢快的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