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玩玩儿你!

昨天下班后,我在西直门城铁站等车,根据经验判断了一下位置,便立足站如青松,稳稳当当等城铁开过来,果不出山人所料,一扇门恰如其分的停在我的面前。门开后,我一脚踏上车厢,轻轻松松就被后面的群众拥了进去。
我选了个靠门的位子坐下,冷眼看后面的人们水银泄地一般充满车厢,慌张不堪的抢个位子坐下;时常有人心急火燎的坐下后,发现一屁股坐在了其他人身上,悻悻站起身来,再去找个还能站着舒服一点儿的空间落位。
一哥们儿紧随我身后风风火火冲进车厢,一屁股坐在我的左侧,尚未坐稳,又一个身影落在他的身上。定睛一看,是个女孩儿。两人表情自然眼神暧昧,原来他俩儿是情侣。
GG扶着坐在他大腿上的MM柔声细语:“我站着,你坐下来吧?”
我暗自估量看来MM体重不轻,GG怕时间长了受不了,不如提前让MM坐下来,自己站着还轻松一些。
MM扭了扭身体,腻声道:“我不。”
GG:“求你了,你坐下吧,我站着没事儿。”
MM语出惊人:“我偏不,我就坐在这儿,我要玩玩儿你……”
听到这里,刷的一下,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GG:“你坐这儿,我站起来让你玩儿好了。”
此语一出,如雷贯耳,五脏六腑都翻起来了,我几乎要吐。
MM还是不依,GG只好坐着让妹妹“玩儿”。
周围的人大多闻声看过来一眼,看过后就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转脸看窗外去了。
MM趴在GG的身上,两个人儿粘成一麻花儿似的。
我不能再看,做老僧入定式,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
就听旁边衣服的磨擦声音,GGMM哼哼唧唧的声音,一滴不漏的传过来,虽说也受过各种考验,但这种真人秀还是第一次见啊,就在我身边。
过了半响,
猛听的GG一声大叫:“疼啊”,接着倒抽一口气,“嘶……”
MM话音充满喜悦:“流出这么多啊,这下爽了吧?”
GG长出一口气,话音放松了许多:“爽多了。”

我前面有个中年人,长叹了一声。
我再也受不了这对不知廉耻的年轻人了,怒火满腔,转身面对他们。
我又楞住了。

MM把手上的东西给GG看,GG边看MM的手,边用手小心翼翼的抚摸自己的脸蛋儿–上面,一个刚被挤过的粉刺还有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