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者

自从地铁通道里取缔了报摊后,地铁里的流动卖报人员越来越多了,多数挎个又大又厚的袋子,穿过一个又一个车厢,吆喝着“晚报五毛一份啦”或者“过期的杂志便宜啦”;还有人干脆就使手提了一大捆的报纸,到一个车厢,就把手里的报纸放在地板上,歇歇手,同时吆喝买卖。
那天遇到一个卖报的老人,他的叫卖声十分独特,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遇到他的那次,地铁里的人很多。
“卖-报-啦,一-块钱-三–份-当天-的报,音-乐-生-活-报,北-京-人-才-报,……”
和其他卖报者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一字一句的叫卖声,气出丹田,字字似在耳边,每字每句后故意拉长了尾音,让你听的清清楚楚,富有韵律。
当他走过来时,我留心看他,原来是个模样沧桑的老人,身材高大,行动似乎不便,左手持了手杖,右肩挎了装报纸的袋子。
吆喝完一遍,他就停上一停,似乎给大家一个考虑的时间。
只是几秒的时间,他就再次吆喝起来,走向下一节车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