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帮助这个小女孩儿-怡帆

无论哪年哪月,死亡都不会是一件美好的事情,纵然你是为国为民为了全人类的解放而牺牲,也不见得美好,多几个英烈而己。

活着总是好的,无论是人是猫是狗是棵小草,活的时候生机勃勃,死了灰飞烟灭。

近几年来,亲人的离去,同学的离去,让我倍感伤悲的同时,还有更多的无力感。

以为阅尽世事,历经磨难,足以应对人间大多数问题和困惑,当面对死亡骤然到来,我还是无能为力,甚至瞬间都不能夺回。

从和菜头的树洞又看到这样的消息:

前两天同事转发了一封邮件,是关于一个叫逸帆的小女孩,4岁,从出生就患有肺动脉高压,需要二十四小时吸氧来维持呼吸,而国内无法医治,只能去美国接受心肺移植手术,费用50万美元,父亲是普通的linux程序员,根本无法负担这样的天文数字。

可能是因为同处linux行业,所以同事对这个消息给予了更多的关注。但是,坦诚的说,我不为所动,丝毫都没有。

旁边的女同事是个很直率的人,她说:我不会捐钱,这个孩子从生下来第二天就送进急救病房手术,她在这个世上糟的罪够多了,就算去美国手术成功了,还有排异反应的可能,而且终其一生都得吃药检查,她永远都不会像普通孩子那般健康,何苦让她受那么多罪。

我的想法是,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我自认为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可是这样的事太多了,谁又能顾得上谁?就算我捐了点钱,也是杯水车薪,这50万美元远在天边,怕是没有落地的那一天。

有个朋友说这么多媒体报道这事,炒作味太浓了,而且这样的事情多得数不清了,这个你捐钱救助了,那其他的需要救助的就不管了?索性不捐。

若换成以前,我也继续持麻木的态度,置之脑后。但有了前面的体会,我又赞同这位仁兄的看法:

小逸帆的将来会怎样,还是说没有将来,我不知道,每一种想法和质疑都是合理的。对于她的父母来说,他们只想让她活下去。而她,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就算已经病魔缠身,但她还是不懂得世界对待我们会有多残酷,人生会有多磨难,她还不懂得去问自己要不要活下去。可是我懂得,这世上没有任何一种生活叫放弃,而我可以尽微薄之力做点什么,要不我们试试吧,小逸帆

我希望世界更美好,不用太多,一点点而已,然后再多一点点。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不能改变世界,但能从改变自己做起,每个生命都是珍贵的,我愿意尽微薄之力做些什么。我们一起努力吧,小怡帆。

很感谢您能抽时间了解怡帆的事情,怡帆是我四岁的女儿,患有肺动脉高压,需要二十四小时吸氧来维持呼吸, 北京儿童医院诊断为肺纤维化,国内无法医治。在和睦家医院亚历山大医生的全力帮助下, 怡帆有机会去美国德州儿童医院接受心肺移植手术,费用十分昂贵,作为孩子的父母, 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积累这笔费用,为此,和睦家基金会帮助我们建立了怡帆基金,寻求社会的帮助, 请您抽出少量的时间浏览www.yifanfund.comwww.help-yifan.org, 同时将这个网站告诉您周围的朋友,并恳请提供一些帮助来挽救这个孩子。谢谢!

上面的话来自怡帆的父亲,我们的朋友潘俊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西区善缘街1号3-107 电话:010-62416420 13910962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