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之微机决定婚否(上)

上篇  去阳谷

如题,是我这次回家所遭遇最荒唐的事情。
前文说到我在本县办完准迁证之后,接下来去户口所在地提取户口。
次日天刚刚亮,4点钟左右,我们开车出发。
多年不回,路都生疏了,只是到了黄河浮桥收费处,几张苍老的面孔依稀有些印象,至于是不是9年前那些人,已经完全分辨不出。

金乡到阳谷
金乡到阳谷

进了阳谷县城,是上午10多钟,一边问询路人,一边搜索记忆中的碎片,相互拼凑成一幅地图,总算找到了当年的单位,和它隔条马种的石门宋派出所。
沿着鱼塘,一路抵达遮掩在几个工厂之间的派出所大院,人迹全无,只有轰隆作响的机器声音从周边传出。循音过去,一所大铁门,门旁拴条大狗,懒洋洋的没有要向我打招呼的意向,我继续走进去,在车间里看到几个年青人在忙碌,我问派出所的去向,只听说搬到县城了,没人知道详细去向。

我们往县城方向前进,路上灵感一动,打110查询石门宋派出所的去向,接话员迅速回应了我的问题,她知道,但是说不清楚怎么才能让我到那里,一着急,她放弃了普通话,用阳谷话讲起来。

“合到博济桥派出所了,可我知不道给你说咋去”。
我表示理解,告诉我准确的地名就可以了。总算有进展。

又找路人询问,曲折前行,在一块新开发区那里,看到了蓝底白字的公安颜色。
进大厅,说明来意,先“购买”了一份户籍证明,5块。作为补充材料交给迁入地的户籍部门。
再持准迁证,提取户口。
工作人员不给,向我要户口本。
我解释,一直没有给过,只有身份证。
态度很坚决,不行。
我提醒,石门宋派出所交接材料时,应该有记录,户口本发没发的记录。
表情冷酷,不知道,没有,你找石门宋派出所的开个证明吧。
一股火气腾的就窜到心口,明知道石门宋派出所都撤了,我找哪个开证明?
那找你们单位去开证明。
我,离开单位7年了,人事变迁,沧海桑田的,还有谁能为我证明?!!你们混蛋!
嘟噜几句而已,忍气吞声吧,兄弟。我给自己说。
本来不想去旧单位的,生怕睹物思人,回想一年多青春大好时光白白洒在这里,心里难受。到头来还是难免这一遭。

再回头,一路风尘滚滚,杀回中石药业有限公司大门。
熟悉的办公楼。
正想进入行政办公室,看到一陌生女孩过来,我询问硕果仅存的一位女校友z的名字,当年就她嫁在当地,留在单位了。
告诉我z现在供应科,并指明方向。
进入供应科办公室,看到Z正忙碌,走到近前,叫她的名字。
她抬起头,看见我,叫出我的名字。
一脸意外的惊喜,7年不见,她身材依旧苗条,唯有秀丽的脸庞被岁月留下些许痕迹。

我说明来意,她断然放下手里的事情,带我去办公室。
负责办公室的女孩也是当年的旧同事,本地人,嫁给了陕西过来的一名大学生,如今已为人母。
态度很热情,很快帮我打印出来,盖上公章。
事情办完了,Z提出中午请我吃个饭,我说好吧,我先去县城,办完事,快下班时过来接你们。

出示证明后,顺利拿到迁出手续,5块钱。
看看时间还早,去阳谷人才市场,想把档案一块拿着。
值班的年轻人,迟迟找不到。另外一位负责人不在,要我下午上班再来,我问几点?他说三点,我很吃惊,你们中午休息3个小时?他用肯定的眼神点点头。
另外,他说,没有档案接收单位的调档信函,是不能把档案给你的。
我心想,得,我没单位,你们非要拿着,就搁你们这里吧。

期间接到z的电话,说家里有事情不能一起吃饭了。
原意是借她请吃饭这个理由,我把帐付了,算是对校友的帮助表示一下谢意。

事情既已办完。可以放松了。在县城里转了一圈,看看狮子楼,仿古街,以前住过的员工宿舍,经常去打篮球的中学,曾经租书的一个书店没了,有个网吧也没了。
找到7年前的一个大排档,面目一新。现在叫酒楼了,以前的小吃还在。

鸡蛋韭菜饼,2元一张,丸子汤,1块5一碗,大碗牛肉拉面,5块一碗,小碗3块5。所谓的小碗是城时的大碗,大碗是海碗。

油煎鸡蛋饼,两块钱一大张
油煎鸡蛋饼,两块钱一大张
丸子汤,一块五一碗
丸子汤,一块五一碗

两人吃饱喝足,不过十多块钱。

休息片刻,到附近的商店买了两箱景阳岗2号,两箱炊饼。
看看时间尚早,决定带陪我出行的姐夫去传说中的景阳岗看看。

从阳谷县城往正东方向出发,一路直行,驱车16公里到达。
当年的景阳岗不知道是怎样了,目前的景阳岗完全是由人工堆起的一个小土山和一个人工湖组成,土山上的树和草没有修饰,刻意营造一种“野树荒山”的氛围,有些猴子,有头老虎,山神庙据说是旧址,养了几个外来的道士,见我们就夸“我见施主龙行虎步,神态非凡,一幅英雄气概。施主为家人求几柱平安香吧…”边说边把香往手里塞,我很厌恶,我们家人很平安,你自己留着烧吧。还纠缠不休,我一瞪眼睛,阳谷话就出来了“咋着,还没完了?”
道士见势不妙让开了。

三碗不过岗三碗不过岗

武松打虎处石碑
武松打虎处石碑
武松庙
武松庙
古风犹存前纪念
古风犹存前纪念

拿手机拍了些相片,一圈转完,太阳西下, 驱车回去。

上半篇完全没有提到主题,请继续阅读,核心内容将在下半篇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