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之微机决定婚否(下)

下篇   再去阳谷

悲剧之所以为悲剧,因为事先没有预料到。
次日清晨,我拿出迁入手续看看,打算去公安局户籍科办理落户手续,却如遭雷击。在婚姻状态一栏里,清清楚楚写着两个字“已婚”。
一下子傻眼了。虽不是处男,可怎么就已婚了呢??
残存一线希望,去迁入地户籍科询问,能不能变更?工作人员很客气“未婚变更已婚好改,拿结婚证就行,已婚改未婚,咱们这边改不了。你还得找原户籍所在地。”在我再三要求下,答应在内部的人口信息网查询,看电脑中保存的数据是不是未婚,这样就能找到变更的依据了,也许只是打印错了呢。
费了很大很大的劲儿,感觉都到中午饭时间了,电脑上才反馈回我的户籍信息,上面也是清清楚楚,两个字“已婚”。
欲哭无泪啊!!!

思考一番,还得再去阳谷,来回三百三十公里,真想杀了阳谷管户籍的女科长。
再度驱车出发,已经上午9点多钟,这回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正好是中午时分,派出所户籍科大门紧闭,问下小门卫,答复下午三点上班。
无奈,再进城逛逛吧。
去县城影院停车休息一阵,在旁边的小馆吃饭。
羊肉汤,5块钱一碗,免费续白汤。手工饼,卷鸡蛋和小葱,两块钱一张。
我们俩两碗汤,八张饼,吃的满满当当。
在影院广场前逛逛,有几个书摊还在,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书也不少,几个摊看下来,保证你找不到一本正版书。我曾经在这里买过一套【姑妄言】,制作质量可与正版媲美。
选了本【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原价66块,这里只要12块,除了封面的纸质略差些,其它都好。

到县城边缘地带的路边找处荫凉地儿停车,让姐夫睡个午觉,昨天回来后,晚上又接一活儿到商丘,半宿没睡。
我坐在马路边上看【哈利波特】。

时至下午2点半,赶往博济桥派出所。
还不错,居然提前上班了,真感动啊。大厅里有几个人在办事。
我凑上前,插空说明来意。
女科长不慌不忙,轻抬臻首,打量我一眼,问道,你今年多大了?该结婚了呀。
我又气又急,可我不是还没结嘛。
女科长轻笑,从微机打印出来你就是已婚的。
我说微机里的数据谁录的啊,01年就离开这里了,那时候我还没到法定结婚年纪。这中间谁给改的啊?
女科长说你问我,我问谁啊,石门宋派出所的合到这里来,我们还不愿意接呢。
我说,好好好,现在事实情况是,我没有结婚,这个情况是错误的,请你给我纠正过来。
女科长微愠,跟你说了,微机就这么默认的。
我说,微机也是人操作的吧,难道微机还有自己意识,能自己判断用户已婚未婚?
女科长说,你这人,跟你说不清楚。
我立,那你说怎么才能给改过来吧。
女科长说,单位开证明。
MD,又是老一套。我说,我01年离开单位,7年后让单位来证明我未婚?
女科长打官腔,说什么单位是基层管理部门,也是你的一级主管什么什么的…
看我不动地儿,说要不你去民政局开也行,
转过身去,不再理我了。
还有几个办事的也推我,多半认为我无理取闹。让你开证明就去开呗,哪来这么多疑问啊,户籍上的事情,还是人家明白。

出了大厅,权衡一下,还是去单位吧,虽说让单位有点为难,毕竟是熟人好办事。
去民政局万一再遇上这种混蛋耽误半天,今天就算泡汤了。

再次回到中石,校友Z还在忙碌,我匆忙打个招呼,自己真奔办公室,姓潘的女同事在睡午觉,我十分不好意思的叫醒她,说下来意。她起身坐在电脑前,略微思索,一份证明转眼打出来了。
“兹证明我单位李冰同志,至今未婚。”下面盖上公章。
我很感激的表示了谢意,匆匆再往县城里赶。

再次回去,交上证明,女科长脸色也不怎么好看,抓过来一看,再接过迁出手续,用签字笔涂改了下,然后在涂改的位置盖上公章。
我仔细看下,确认是未婚了。
闪人。

算搞定,一路飞驰离开阳谷。
到了黄河浮桥,下车在桥上站了一会儿,看黄河水滚滚东逝,一腔怒火才算消失。

这就是微机决定我婚姻状况的经历。

“回家之微机决定婚否(下)”的3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