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没法取代Google?

谁的搜索更适合你的口味?

网络服务里没有比搜索更简单的应用了,但结果有时是你想要的,有时却杂草丛生,可难道这是消费者的错吗?

在我忙着试验各种知识工具的时候,Google在4月1日也推出了它的知识饮品(Google Gulp)。这是一款带有4种口味的、能够加快你吸收知识效率的饮料—当你接触它的瓶口时,Google的专利技术Auto-DrinkTM能在瞬间扫描你的30亿个基因数据,通过神经元重组使得你对知识的饥渴在某种程度上得以解除。

这个玩笑的背后隐喻在于,当事物逐渐被数字化之后,我们的需求更加博古通今了。我花了一个晚上,同时装了百度硬盘搜索和Google桌面搜索,Google找到了32569个文件,而百度则找到了54642个文件;显然百度的挖掘能力更令人满意,但Google的反应速度却更快,当我的硬盘资料更新时,它很快便记录了。

消费者是懒惰和好奇的,但这并不是他们的过错。从一个搜索引擎切换到另一个搜索引擎非常费事,然而我们感兴趣的功能却从不出现在相同的软件里。Google推出了视频搜索,还把美国前副总统戈尔也牵扯了进来,摆出一幅讨好DV爱好者的架势,这很好,可是目前还只能望梅解渴;百度跟着就来了(movie.baidu.com),据说那1000个测试帐号甚至被人在拍卖,可是我弄不懂他们到底要做视频搜索还是做电影下载。新浪的iKan视频搜索服务倒是没设置什么障碍,下载色情小电影更容易了。

这是一种消费品位的差别。Google这样的品牌逐渐扩展为人类知识领域数字化的代言人,而国内的追随者们只知道哗众取宠。但Google进入当地市场时还是会和文明正面相撞,他们最新的卫星地图搜索只能覆盖北美,否则那种清晰到街道和建筑物并且页面速度极快的卫星照片很快就会挤占Go2map的市场了。同样,Google将世界五大图书馆藏书数码化的计划也激起了法国总统希拉克的民族自尊心。市场留下的空隙还是很大的,只要厂商们在正确的时候干正确的事。

这些看起来给互联网添油加醋的小玩意其实野心不小。不管是宽带、3G、数字电视还是IPTV,最后的产品都是视频内容。如何把视频内容带到懒惰的消费者面前,这可是继图形界面、鼠标和WWW发明以来的最大挑战之一。据说中国网通要和英国的智能搜索引擎Autonomy合作,这就变得容易理解了,何况Autonomy下的blinkx看起来挺令人心动,我搜索“Yaoming”这个词时,它居然可以找到视频中那些涉及“Yaoming”的关键帧,同时还在网页中流畅的显示出帧的片断,这是真家伙。

从消费者的角度看,“垂直搜索”这种单词没有什么意义,用户感兴趣的只是找到需要的东西,有的时候可以大吃一惊或者乐一乐。商业巨子们盯住的是衍生品市场,盛大泡泡糖可能适合具有粘性的网游顾客,而Google汽水更适合大汗淋漓的知识冲浪者,前者需要点卡,后者要凭原装瓶盖或者推荐才能换取下一瓶。对于这样的逐渐进入大众领域的娱乐品牌来说,技术并不重要,关键是态度。上一年的愚人节,Google推出了1GB的Gmail邮箱,由此引发了互联网业的邮箱大战,东施效颦层出不穷,但这些只抓到了消费的皮毛。这次Google在大开愚人节玩笑的同时,把Gmail悄悄扩充到了2G,但真髓却在这里:Google的目标是提供不受限制的邮箱,它可能是“无穷大+1”—隐喻则是,Google会给你想要的,同时你在Google的国度是自由、不作恶、好奇满足和没有障碍的。

这正是其它搜索引擎没法取代Google的原因。

原文地址:http://news.xinhuanet.com/newmedia/2005-04/15/content_283292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