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2.0赐予中国互联网什么力量

所有这些试图操置WEB2.0技术的新兴互联网分子们,跟七八年前的王志东和张朝阳没有什么本质区别,依靠互联网快速致富,依旧是WEB2.0背后不公开的商业思维。实际上当年试图传播互联网概念的新浪们,今日却成了WEB2.0分子攻坚的头号敌人,而持有WEB2.0技术的互联网革新者在刻意强调自己的 WEB2.0身份。

5月18日的明尼苏达波利斯迪安大道2925号,一百余位各路神仙聚集到凯尔宏沙滩俱乐部,这群自称明尼苏达交互行销协会的成员举行了一场沙龙,而整个晚上这群家伙就是探讨一个问题,WEB2.0是纯粹的新互联网吗。

当吉姆·昆尼(Jim Cuene)试图用21页PPT幻灯讲解他所认为的WEB2.0时,台下的群儒们并没有爆发出想象中的激烈掌声,作为消费者分析与交互商业策略领域的专家,吉姆·昆尼和台下的听众更关心WEB2.0有什么新的商业机会。但是这场试图定义WEB2.0的沙龙,并没有引起美国互联网界的追捧,反倒是中国互联网的知识派们如获至宝。

“看到Flickr被雅虎以2000万美元收购,所有懂互联网的人都得心痒痒”,这是新一波中国互联网尝试者对记者表达最频繁的态度。一个新颖的模式思路,一点点符合XML规则的程序设计,再加一些试图改变互联网现状的情绪。当方兴东的博客中国在2004年底第一次融到500万元,当无人知晓的广州久邦数码轻松从风险投资商IDG处拿到500万美元,甚至当以书写中国互联网史记自居的刘韧也准备下海的时候,一股新的互联网创业潮在无数互联网青年心中荡漾。

当一个名叫王建硕的前微软员工拿到了ebay全球的投资项目,跑来北京结识这些互联网知识派的时候,王建硕与他的客齐集几乎一夜之间成了新的互联网神话。而当大家跑到博客日志上试图搞清楚王建硕到底是何许人也的时候,王建硕写出了一篇《和神话里的主角聊聊天》,顿时给本已春心荡漾的中国互联网,无形中打了一针催情素。硅谷的互联网温床,各种实验性的互联网项目,以及四个合伙人,几个助理,一个前台和一位科学家,这样手握数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公司比比皆是。这种鸿沟式的差距,让所有的中国互联网人再一次试图与太平洋那面接上头。于是当美国六度交友概念流行的时候,中国的交友网站在2004年末开始纷纷冒头。光打着流行多年的博客概念,宣称商业博客的网站就接近十家。而RSS阅读、影音播客、全息电子地图,这些刚刚在美国互联网界流行的新技术,很快就被嫁接到中国互联网上。以至于让人不得不回想起2000年,当时互联网泡沫吹得最汹涌的时候,互联网上流传着的口号:“我们不需要创新什么技术和模式,模仿六个月前的美国就足够了。”

我们都跟着新浪们混进了死胡同?

当新浪所开创的门户模式,被陈彤用一本《新浪之道》试图加以案例化的时候,互联网的有识之士们都在对新浪模式磨刀霍霍。在他们看来新浪所开创的流水线化互联网新闻,让本该机器自动化的互联网彻底的跌入人海战术之中。而新浪、搜狐等诸多这种互联网模式的执行者,恰恰依靠静态网页、职业化的信息发布队伍,所有的一切信息都从浏览器中获得,这种被吉姆·昆尼比喻为WEB1.0互联网模式的典型,却在中国形成了自己的商业生存方式。

“现在的互联网死气沉沉,所有2001年之后的幸存者都在睡大觉”,在几大商业网站辗转6年的张帆抱怨道:“中国的互联网用户被模式化了,新浪、搜狐等门户的新闻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套路,每天一亿多网民都在过着近似的互联网生活。”目前中国互联网95%的应用和流量都来自于浏览器,在网页泛滥的模式化互联网外,QQ和MSN这两大即时聊天工具,电驴和BT两大P2P下载工具,成为了目前中国互联网少有的日常佐菜。实际上从商业态势上,新浪所开创的门户模式也在面临增长乏力的困境,中国网络广告的总量也就相当于两个省级电视台,更多的门户收入都依赖于短信增值等电信支援。专注互联网分析的 iresearch创始人杨伟庆对记者袒露道:“所有的门户都意识到了自己的商业前途问题,但是庞大的公司架构,以及公开上市信息披露的需要,让门户大船并不容易掉头。”实际上张朝阳的频繁收购让搜狐拥有了庞大的注册用户,丁磊的网易偏居广州更依赖于网络游戏,而TOM与电信运营商良好的关系让王雷雷的口碑陡增,甚至包括21CN和263这些依靠电子邮箱的准门户都在悄悄的蛹变。反倒是新浪这个被定义为门户概念旗舰的网站在强调新闻门户的长征之路。

“新浪和类似的传统门户都走进了死胡同”,目前专注于博客商业化的方兴东说道:“博客的出现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博客有潜质挑战传统的门户。”并不是新浪没有注意到博客这个信息技术的新花招,在博客中国的一次研讨会上,陈彤毫不掩饰自己对博客流行的狐疑,在他看来博客与新浪作了多年的BBS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更因为他看不到博客有什么商业模式可以依循。尽管对博客还抱有一丝担心,却这并不影响新浪开发的博客程序在做内部测试。实际上这种对新技术的怀疑与依赖,恰恰成为了2005年4月开始中国互联网智囊们天天争论的问题。

WEB2.0的押宝:我们又回到了老路上

博客、RSS、维基百科、六度交友、播客,这些WEB2.0定义的典型技术,似乎成为了最近全球互联网蠢蠢欲动的技术援军。似乎这些符合 WEB2.0的技术模式,都给传统互联网带来致命的打击。尤其是定制阅读新闻的RSS技术,被雅虎、CNN等媒体网站的推崇,被很多中国互联网知识派当作技术法宝。但是这些WEB2.0的技术模式却都存在着一些本质的非商业特性,麻省理工的《技术观察》就曾经针对WEB2.0的技术特性进行过分析,“博客、RSS、播客等符合WEB2.0定义的技术,都在强调分众传播的对等信息交互,也就是信息接受者同时也是这些信息的创造者,若干的博客汇集成新的信息输出者,每个人在挤奶的时候还要喝奶,这其中自身的商业循环,绝不可能以浅薄的收费服务或者广告来衡量。”

全中国700万的Hotmail邮箱注册用户,有将近一半的人每天都在遭受交友邀请的轰炸。WEB2.0风潮中流行的交友网络,因为低廉的技术门槛正在中国蜂拥,在与这些SNS推崇者交谈中,“流氓不过周鸿一”成为了这些SNS网站对互联网道德底线的把握。所有人都极度推崇被雅虎收购的周鸿一,早年周鸿一为了推广3721实名网址,可以让3721的插件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悄悄“强奸”到每一台电脑中。这种不招人待见的互联网推广方式,却被鞠躬尽力的新一波互联网分子奉为营销圣经。

所有这些试图操置WEB2.0技术的新兴互联网分子们,跟七八年前的王志东和张朝阳没有什么本质区别,依靠互联网快速致富,依旧是WEB2.0 背后不公开的商业思维。实际上当年试图传播互联网概念的新浪们,今日却成了WEB2.0分子攻坚的头号敌人,而持有WEB2.0技术的互联网革新者在刻意强调自己的WEB2.0身份。但是不论博客中国的方兴东,还是叫嚣RSS通吃的吕欣欣,甚至将传统电子地图界面游戏化的庞小伟,这些已经摞胳膊动手的 WEB2.0分子,却都又回到了1999年的状态。找钱,这个上一次互联网泡沫期最普及的金融知识,又一次摆在了中国WEB2.0分子的面前。

原文出处:http://www.donews.com/Content/200506/7486e97275cb4cbd95b6889281479c79.s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