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惊魂

今天的晚餐绝对让我难忘,其恐怖指数可达到9999,好像接近孙悟饭愤怒时暴发的战斗力了吧。
其印象之深刻,以至于我回到家蹲在马桶上细心攻读《沉默的羔羊》时,在餐桌上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尤如电影在眼前播放…让我跌入痛苦的回忆。

乘坐927延长线到站下车后,老天爷还阴沉着脸,好像玉帝拖他仨月薪水不发,或者女友给他戴了个绿帽子,又或者玩网游刚练的顶级装备给别的神仙黑了…总之,它看上去很不爽,我看它几眼,我也不爽。

站在马路边,斜挎着包,撩黑T恤在腰间,双手插在裤兜里,冲老天爷阴沉着脸,我的脸色和天的颜色也差不多黑了。
风吹起我的发梢(剧本需要,我刚理了板寸,发梢是吹不起来的),表情木然,似若有所思,若有所悟…
我相信那一刻的我很cool。

2005年6月9日的19:50分,害人秋雨站在马路边上随便做了个很cool的pose,过路的行人和车流纷纷扬扬,他不为所动,仿佛站立在另外一个世界聆听天籁,无人知晓他的内心有着什么样的变化和波动?总之,那天经过他身边的人,都觉着这个青年very cool,皮肤very black。

2005年6月9日的23:30分,害人秋雨坐在电脑前,喝着一杯三天前烧的白开水,敲下这些字“今天的晚餐绝对让我难忘….”,在忆及马路酷哥一幕时,他这样描述当时的思想电波“靠,今天晚上吃啥?回家做面?没创意!去吃火烧夹鸡蛋火腿?没胃口!去吃卤煮?这是周末的固定项目,今天不能提前进行!吃水饺?最喜欢吃的那家河南饭馆搬迁了!那…你老人家到底想吃啥?”
踌躇!彷徨!

最终一头栽进十字路口东北角的四川小吃,心想那上百种食品里,总有一样能让我那不安的心为它稍做停留吧。
要了肉丝炒饭皮蛋豆腐一瓶燕京….
就在偶左手持勺子右手拿啤酒吃一口米饭就一口豆腐皮蛋再一大口啤酒胃口正好酒意正酣时…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一只身材小巧的苍蝇迷失了方向,晕头晕脑的冲进了我的皮蛋豆腐,意图据为己有。
结果是在我打碎的皮蛋豆腐阵里,泥足深陷,尤如踏进情网意乱情迷的少年,难以脱身…它挣扎啊挣扎啊挣扎….
我靠!!我肝胆欲裂!!五内俱沸!!!我的皮蛋豆腐啊…我的晚餐….

据回忆,当时虽然我很愤怒,但事实上我的举动仍然保持了一贯的冷静和稳定。
我放下左手抄米饭的勺子,右手放下啤酒杯,根本没有打算让服务员来鉴定这只小强的近亲如何破坏我的晚餐。旁边原有一只抄皮蛋豆腐的勺子,我加以充分利用,右手抓起勺子,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勺子一头扎进皮蛋豆腐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精确估计时间大概在零点3秒左右,勺子连带着一部分豆腐皮蛋和那只小坏蛋,离开了盘子。
我顺手把它扔到了面前的小碟子里,以方便观察罪犯束手就擒后的嘴脸。

我左手拿起抄米饭的勺子,右手拿起啤酒,吃一口米饭就一口豆腐皮蛋再一大口啤酒…看看小小强还在小碟子里的皮蛋豆腐里爬行,动作有点儿像泥泞里的鳄鱼,可惜狼狈不堪,倒是像失事的飞行员掉进了泥坑,在天上再潇洒落地上也是个废物。

我已经吃完了,丝毫没有因为它的出现影响胃口。
我付了钱,走人,让那个一脸漠然的女服务员在收拾餐具的时候一脸惊诧或者面带微笑的把它给清理到地上去吧。

晚餐惊魂,整个过程没有这么夸张,无非是我在吃饭的时候遇到一只苍蝇失事而后若无其事的继续用餐。
然后很无聊的blog了下来。
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