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投手重现江湖和摩卡的电视访谈

下午睡醒后,挣扎许久,决定回到篮球场。

穿上俺的AND1战靴,背上篮球(去年买的,长了两个包,快要报废了,拿着做个样子,我知道这球拿出来也没人用) ,直奔万源路小区。

古话说的好,跟臭棋篓子下棋越下越臭。跟水平差的对手也激发不出我的斗志,乱七八糟打了一阵子,失误频频,我都找不到位置,看着该进的球不进,不该进的球往往就进了。看的我是大跌眼镜,后来我们这拨居然还赢了对方三把。哭笑不得。

休息时候,又有新血加入,其中有一个交过手,180的个头儿,脚步灵活,中投不错,弹跳一般。

哈哈,我们重新分拨了,原先一拨自以为实力够强,脸儿又熟,主动拉出去5人,剩下我们5人。一个大胖子,典型的中锋;我认识的那个大前锋, 一个小个儿,水平一般;另外一个左撇子,不知道他的深浅。

第一局

双方都知道这回合不是刚才的水平,神情都很慎重,位置一下子都清楚起来。

我跑位到右侧零度角三分线附近接到球,那个盯我的小子显然以为我的水平仅限于刚才的发挥,并没有跟过来。

我心想,呆会儿你就傻眼了。不急不慢,调整好姿势,跳投出手,正中篮心。我这边的大胖子赞了一句“准!”

接下大胖子和大前锋各中一球,“左手”也进一个,4:0。我又在同样的位置和45度角各入一球。7:0,盯我的那哥们儿脸色变了,跟在我身后寸步不离。

哈哈,我体力和速度不行,但我甩人还是可以办到的。先轻松的慢跑到圈外,不进去了,趁他放松的时候,快速启动,沿底线跑到另一端,接球转身就投…后来 他们扳回几球,但终久大势已去,无力翻天。

第二局

我们几个配合的更熟练了,又轻轻松松投中几球。这下对方对我防的紧了,经常有两个人夹防我。

我投篮点比较多,中距离又是个比较难防的位置,可投可突。

对手对我的印象很快深刻起来,称我“黑衬衫”,比如“快去防那个黑衬衫”!

第二局继续拿下。

第三局

我们这边的胖子和我体力都有些不支,脚步迟钝,跑动范围不知不觉间就缩小了。仍然拿下这局。

对手中也有个投篮很准的,中距离的篮子命中率很高,速度和弹跳都要好过我。偏偏我去防他,脚步跟不上,就只好用手了,他跳起的时候我轻轻戳他一下腰部,还有声音干扰,比如大吼一声什么的。效果甚微,看他身穿队服,也是打过比赛的,心理素质不错。

但这不影响我的进攻,除了中投,一对一的时候,偶尔也用最简单的变向突破到内线,完成一次跑投。这也是我的拿手好戏。

连着打了6局,他们赢了一拨,还是我有意放水。去喝水的空儿,看看表已经快7点了。做势要走人,又被众人留下。要求打最后一拨。我手表都戴上了,也懒得摘,抖擞精神,提起最后的战斗力再次拼杀。

对手也拼出了全力,想再扳回一局,想想看,谁也不愿意被人压着打呀。不服输正是篮球比赛的精髓之一。

可到了最后,不好意思,我投中终结一球。

背包闪人。

在大门口又遇到“队友”大胖子,他问,不经常见你来啊?我嘿嘿一乐,以前常来,最近忙,没怎么来。改天见哦,走了…”

拖着疲惫的四肢走在街上,感觉真爽啊。

这就是我不参加乒乓球,羽毛球…这种运动的原因,因为我迷恋篮球运动中身体的对抗,尤其是在有身体接触的情况下投中一球的感觉,看着球落入篮框,再看到对手无奈或不服的眼神。

那时我像是涉足古战场以品尝对手鲜血为快的战士…

如伊天仇所说,其实我是一个演员。我要说其实我是一个篮球手(樱木的台词,我要做篮球手)。

批判自己一下!夸起自己来真是不遗余力的吹啊。
————————————————————————————————————-
卡卡在重庆台做访谈节目,先后有三个朋友发短信过来告诉我这条消息。郁闷的是,我这个还不太破的电视,怎么也找不到重庆台。

回到群里发牢骚去了。

也有朋友骂电视台,干嘛又再扯起卡卡心底的痛,让她哭泣…

卡卡是幸运的,全国各地有这么多善良的人关心她。

看看网友21克心情在重庆见到卡卡的记载>>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