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个老人一样悠闲

老家来了两个哥们儿,进京送蒜薹,赔了两千块。 去王府井逛街,打电话找我玩儿。

拉着他们到大栅栏去吃饭,5个人先分了一瓶“大二”,稍有酒意,每人又加了两个啤酒。

打车回来的路上,我就开始进入梦乡,司机一路问我快到了吗?迷迷糊糊的凭着印象总算指引出租车送我回来。

把他们俩个安顿到我房间,我去客厅裹条毯子睡觉。半夜禁不起酒精的折腾,抓过纸篓,伸食指到喉咙,哇哇大吐一通。

立时觉得轻爽,脑袋也清醒了,心事似乎也随着这污秽清空,原来,有些事如同这些酒精,不是你想藏就能藏的住的。

早上送走他们。

去市场逛逛,和中年人老人一样,悠闲的在市场里穿行,看看新上的青菜和水果,侃侃价钱,偶尔能听到熟悉的乡音。

买了四个土豆,一根苦瓜。想想昨晚一定吵到隔壁的JJ,又买了2斤草莓。

大厅里有个卖花的师傅,人很淳朴,长期驻扎此地,买他的东西放心。

去年买了两盆绿色的植物(忘记名字了),至今还没死,我心里已经暗呼侥幸。

远远看到他和他的爱人正忙着往外搬花,看到他的脚边,一大片生机勃勃的绿色,情不自禁的被吸引过去。

选了一盆绿色的小树(小树?:)摩卡的BF哦。),旁边有位大爷跟我介绍,这个叫米兰,好活,开花后有香气。

我还以为这个东东不会开花呢,大爷指着叶茎给我看,说那些密密的小白点儿就是了。

我睁大红肿的双眼(宿酒未醒)看去,果然是有的。

吼吼,我倾向于养不开花的植物,没听人家成龙唱了嘛“好花不长开,好景不长在,不能相爱为何不早分开…”,绿色的叶子比花要持久(如同生活的平淡和爱情的眩目)。

又要求换了一个泥盆,另买两袋花肥两个托盆,12块钱。

我左手提菜,右手提米兰,站在路一侧等绿灯亮起…

绿灯亮起,匆忙穿过马路的人群里,我和赶早市的大妈大爷阿姨大叔一起,像个“居家男人”一样,小心翼翼,步点儿密集,目不斜视,穿过马路…

PS.1:缺少了火箭的NBA,似乎吊不起我的胃口了,不知道该为哪个队叫好。
PS.2:我喜欢的郑智化复出了, 新闻